周鸿祎:改写网络安全史,得用户者得天下

2019-07-17

  李刚/文

  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具有鲜明的特色,免费成为其中的核心词。在网络用户基数还不够庞大的年月里,互联网产业的长尾效应还难以充分发挥,为了尽快让更多用户接触网络,形成使用网络的长期习惯,迅速扩大用户和市场规模,中国的许多互联网产品一开始就是免费的:QQ打败QICQ,淘宝驱逐EBAY,都是以免费作为发展的强大驱动力;那些年火爆的网络游戏,更是以免费获取了大量用户。

  但也并非所有互联网产品上来就免费,网络安全产品就是典型。在初期的中国网络安全市场上,江民、瑞星、金山等为代表的杀毒软件占据了主要市场份额,金山甚至要扛起“民族杀毒软件”的大旗。这没什么错,但这注定了这些企业难以进入更为大众的C端市场,这给了360一个崛起的机会。

  不要认为,只是免费就能颠覆行业,垄断市场。免费只是吸引用户初次使用的重要动力,要想持续留存用户,体验好是关键。归根结底,用户需要的不是免费的产品,而是好用的产品。周鸿祎的坚韧之处就在于,他不仅无视对手,直接推出免费的杀毒软件,而且始终从用户角度出发,不断改进产品。不好说360是不是最有技术含量的安全软件,但一定是普通用户体验很方便的安全软件,而且还免费。也因此,360杀毒能够横空出世,数年间便横扫对手,成为中国网络安全市场的代名词。

  这还不够。在360探索出有效的商业模式之前,周鸿祎承担了强大的压力,甚至一度背上了骗子的骂名。但他挺了下来,创造性地以安全软件获取的流量,从浏览器入手,终于找出一条流量变现的盈利模式,从搜索巨头百度口中抢下一块广告市场,奠定了360的行业地位。这是跨界思维的一次光辉实践。能够成功跨界,不只是因为周鸿祎具有长远的商业思维,更因为他深通人性,深知“得用户者得天下”。回望他的整个创业生涯,这个与中国互联网同步成长的重要人物,已用他携360颠覆行业的实绩,改写了大半部中国网络安全史。

  成长: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

  1970年,周鸿祎诞生在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家庭。由于父亲在地质所做地图测绘工作,高中阶段的周鸿祎便接触到了当时国内罕见的IBM电脑和苹果电脑。在学校订阅的《少儿计算机世界》是周鸿祎了解计算机世界的启蒙读物,边翻看报纸边摆弄电脑,就这样,还在读高中的周鸿祎便早早定下人生目标:我的人生一定要和计算机有关,以后我要开电脑公司!中学结束后,通过在全国物理竞赛中获奖的资历,他被保送至西安交通大学,成为计算机系的一名新生。

  1990年后,世界政治经济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,全球化进程的加速让中国获得了更多来自发达国家的产业红利,信息产业在中国的迅速发展就是典型例证。国内信息产业的持续革命带来了个人计算机的普及,软件业在计算机行业成为不可缺少的部分。彼时的周鸿祎抱着对计算机行业的渴慕与热血,凭着一副好脑瓜和勤奋劲儿,在大学里学习如鱼得水,也顺利在1992年保研至本校管理学专业。而在大学期间读的一本书,可以说是帮助他树立价值观、改变人生的关键点,这本书便是《硅谷热》。书中描写的美国年轻人在硅谷车库里创业的热血故事,深深激励着周鸿祎。从大二到研究生阶段,他把这本书奉为自己的“圣经”,反复阅读琢磨,心中酝酿着属于自己的创业故事。

  果然,周鸿祎研究生课程读了没几天便坐不住了,他给自己物色了两个合作伙伴,揣着一本《计算机反病毒研究》,开始了抢占机房蹭别人计算机用的“创业生涯”。然而,周鸿祎一直心心念念的反病毒卡却销售遇冷,让他吃了不少苦头。 “或许到一个更大的平台先积累经验,为创业做足准备呢?”抱着这样的想法,周鸿祎开始求职,在朋友的口中了解到北大方正的情况。

  北大方正坐落于象征着中国计算机先进技术的中关村。中关村的名气始于1980年代中期,那时的中关村附近聚集了四通、科海、信通、联想等公司。随着这些公司知名度的不断扩大,中关村的名气也不断攀升。应该说,北大方正的发展历程,某种程度上正好代表了那一代中关村科技企业从懵懂向成熟、从野蛮向现代过渡的发展历程。1985年楼滨龙出任北大新技术总公司总经理,此后7年,北大方正发展迅猛,不仅是中国最大的校办企业、也是中关村最有钱的公司。1993年上海《文汇报》发文惊叹:“沪全部校办企业一年经营额不敌北京一家北大方正。” 原海淀试验区主任胡昭广这样评价:“北大方正公司是中关村公司中最具有竞争实力的黑马。” 这就不难理解当时它对于周鸿祎这样的计算机人才的吸引力了。

  当时程序员用的都是台式机,普通程序员是2兆内存,优秀程序员是4兆内存,但是周鸿祎却盯上了公司那批库存的、老旧的笔记本电脑。虽然那只是黑白屏幕、档次很低的笔记本,但在1995年台式机都还不普及的情况下,笔记本跟“大哥大” 一样,是身份的象征。他找到领导,说自己回到家还想干活儿需要一台笔记本电脑,没想到领导真给他批了,这一下子就捅了马蜂窝。虽然那台笔记本电脑很烂,但却是地位的体现,一个刚进公司的新人怎么能越过一大批老员工享受这种待遇呢,一时间惹起众怒。

  周鸿祎自知锋芒太露,便主动申请调动工作,自愿到最艰苦的新疆去工作。新疆的环境对他而言简直是“广阔天地,大有作为”,给了他极大的发展空间。当时在新疆的同事都在做软件,给银行编系统。周鸿祎对人机交互很熟悉,于是他跟大家说,自己可以先用一个星期做个菜单系统。同事们都不相信,因为当时有一个研究生做了半年都没做出来。但周鸿祎真的只用了一个星期,就给同事们做出了一个菜单系统。此后,他又花了大半年的时间做了一件事:可视化编程,包括所有对话盒、按钮、对话框。Windows里那些控件功能他基本都给实现了,这在单位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。果不其然,是金子,走到哪里都能发光。

  毫无疑问,周鸿祎是一个计算机时代的知识精英。他聪明勤奋,学业一帆风顺;他绝不安分,在创业之路上大胆折腾,去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。泛而言之,一个人成功的捷径,或许就是取长弃短,找准自己最擅长的事情,坚持耕耘。而计算机行业在20世纪末的迅速发展,也为他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发展机会。

  飞跃:从创业到被收购

  1996年,互联网接入中国。当时的周鸿祎刚刚从新疆调回北京,他正好有大把的时间接触互联网。但事实上,他当时对互联网的感觉并不好。BBS与MUD并没有对他产生多大吸引力。而在互联网上找到许多免费软件,令周鸿祎如获至宝,当时互联网给他最大的感觉就是免费。不仅免费,还开源。

  与此同时,中国互联网的第一批弄潮儿开始涌上潮头。在北京,田溯宁、张朝阳这批中国互联网第一代“海龟”开始回国创业;在宁波,丁磊辞掉优渥稳定的电信局工作准备下海;在杭州,师范毕业的马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做了一家互联网企业……而10年前就迷上了计算机的周鸿祎,1996年才刚刚接触到互联网。此前,他一直都在跟各种硬件和软件打交道,满脑子都是程序和功能,“信息”和“沟通”这些词此时才开始慢慢进入他的思维体系。方正的平台已经无法满足周鸿祎的需求,他心中一直蛰伏的创业梦,开始跃跃欲试。

  1998年,周鸿祎正式辞职创业。在北京保福寺附近的一套小两居室内,周鸿祎和妻子住一间,他在方正带的两个实习生住一间,外加一条宠物狗,开始了最早的研发。不久战场转移到了城乡结合部的上地马连洼,他们租了一套三居室,人最多的时候,还有个做美工的朋友睡在客厅里。几个人在这套三居室里一待就是半年多,每天吃完饭就干活儿,累了就睡觉,唯一的放松就是早晚遛遛狗。

  就这样,一款中文域名指引的客户端产品终于做了出来,这就是后来名声大噪的3721。借此,周鸿祎拿到了IDG的200多万元投资。

  3721获得了巨大成功。“中文关键词搜索”技术所带来的网站实名服务,覆盖了当时90%以上的中国互联网用户,每天使用量超过约8000万人次,并拥有超过60万的企业客户,占据了中国付费搜索市场40%的份额,居于绝对领先地位。但其与百度的斗争也让周鸿祎焦头烂额,不得不寻求新的出路。

  2004年1月,雅虎出资1.2亿美元购买了3721公司。同年3月,周鸿袆就任雅虎中国总裁,全面负责雅虎及3721公司的战略制定与执行。

  周鸿祎上任伊始,就对雅虎中国实施了大刀阔斧的改革。他抛出了三大计划:推动中文上网的国际化,实现雅虎搜索技术的本地化,推动雅虎电邮在中国取得与之相匹配的优势地位。此后,雅虎中国开始在电商、即时通信、搜索、邮箱领域重拳出击。

  经历过之前的失败和反思,周鸿祎开始强调专注,他砍去了一些雅虎在内容上不擅长的频道,面向城市白领主推房产、汽车、娱乐、体育等内容。但雅虎总部坚持做门户,对他一意孤行的态度很不满,周鸿祎“雅虎野蛮人”的外号不胫而走。对发展方向看法的不一致,为双方的合作埋下了隐患。

  周鸿祎的确用自己的方式解决了第一个大问题。2004年,雅虎中国扭亏为盈,营收4000万美元,利润1000万美元。周鸿祎的努力,令行业人士开始重新审视雅虎在中国的力量。一切似乎都在表明,雅虎中国开始走上正轨,找到自己的方向了。

  但好景是暂时的,周鸿祎与雅虎总部的矛盾在并购后第二年逐渐激化。双方的矛盾,围绕雅虎财务年度预算开始慢慢公开化。2005年初,周鸿祎开始和雅虎总部进行一系列的谈判。此时的他经过一年的摸索和实践,对这个网络巨头的认知已不复当初谈收购时的懵懂。他此时已经从1.2亿美元的虚荣心里走出来了,他真想做事。

  然而双方的争论最终没有和解,周鸿祎宣布离职,收购协议提前结束。周鸿祎于2005年8月31日正式卸任雅虎中国区总裁一职。

  从3721到雅虎中国,周鸿祎实现了本土化创业到国际化接轨的重要进阶,对信息产业的整体发展有了更宽广的视野和更长远的认识。相较于北大方正时期,可以说他实现了自己职业生涯的飞跃。周鸿祎对用户和互联网的认知,由此发生巨大的变化。

  涅槃:用户至上赢得人心

  2005年从雅虎中国辞职后,周鸿祎没有马上创业。他的老部下齐向东在当年9月创立了360公司,周鸿祎是投资人。360公司创建后定位为搜索技术提供商,主营业务为帮助各大社区、论坛增加搜索功能,希望借鉴 Web 2.0的理念,从大量UGC中甄别出与用户意愿更加相关的内容。同时,360公司开始以社区搜索作为“根据地”,提供更多的互动产品的搜索服务。

  通过主题搜索等技术,搜索被主流搜索引擎所遗漏的社区内容,以销售关键字广告的方式与社区网站分成,可算是当时少有的、从初创期就拥有成熟商业模式的Web 2. 0网站之一。在完成第一轮融资后,周鸿祎出任360公司董事长兼CEO。

  搜索、社交和电商之外,互联网还有一个重要的领域:安全。其实周鸿祎对这两个字并不陌生,他在研究生时期就做过反病毒卡,还获了大奖。就这样,立志做搜索的奇虎,误打误撞地做起了查杀流氓软件的安全软件,并且做得风生水起。

  这个意外的成功让周鸿祎发现了用户的一个刚需:安全。此外,也是在这个过程中,周鸿祎找到了互联网的武林秘籍:免费模式。当时,杀毒软件行业还是收费模式,谁也没料到周鸿祎会带来一场行业变革。2006年7月,360公司出其不意地推出一款免费安全软件——360安全卫士,以反流氓软件为切入口,进入互联网安全市场。

  2006年8月,360安全卫士发起公投恶意软件的活动,号召网民对问题软件公开投票。 周鸿祎的盘算是,用户此时已饱受流氓软件骚扰,360安全卫士的推出必将赢得欢呼。在360“恶评”软件列表里,包含百度、CNNIC、阿里巴巴等对手的软件,当然还有前身为3721的雅虎助手。360安全卫士能够对上述流氓软件进行查杀,并在用户同意的条件下,将软件卸载。软件发布头两个月,每天卸载的恶评软件达到100万个。2008年,周鸿祎带领360进入杀毒领域,并开始了令业界震惊的自杀式免费杀毒服务。

  要在看似固若金汤的杀毒软件行业赢得市场机会,出路在哪里呢?此前多年,国内杀毒软件市场一直保持着较为稳定的格局:本土三大杀毒公司瑞星、金山与江民三分天下,卡巴斯基阵脚未稳。在这种格局中,他们偶尔采用降价促销或半年免费试用等营销手段来抢夺市场份额,同时达成了一个没有明说的共识:相互偶有攻击,但不会大打出手。但这次他们遇到的,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周鸿祎。

  互联网具有典型的长尾效应,需要的是海量用户,打破原有杀毒软件的收费模式是周鸿祎最大的机会。360杀毒软件的免费和持续微创新,切实改善了用户的体验,这与周鸿祎对用户体验的一再强调是分不开的。对用户的重视是价值观,对用户体验的重视却是在无尽的琐碎中练就的,这需要无数次精益求精的创业精神。

  从中国数亿网民的角度来看,周鸿祎的确做了一件好事:查杀流氓软件,开放免费杀毒。用户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实际的帮助,这是周鸿祎崇尚的重要产品观——用户至上。用户至上就是用户利益至上,用户体验至上,这是360公司的安身立命之本。周鸿祎知道,用户不想去了解你的技术是否很牛,不想知道你的公司有什么伟大梦想和理念,他们在意的是你的产品能解决什么问题,能创造什么价值。在互联网的产品、工具和技术都不成为竞争的壁垒时,谁能够为用户着想,把体验做到极致,最后让用户在使用产品的过程中感受到更加方便、愉悦、放心,谁就可以真正赢得用户的信任。

  360不靠杀毒软件赚钱,而是通过免费杀毒得到海量的用户基数,通过向用户推荐360浏览器,通过导航、搜索、网页游戏等业务获得了丰厚的利润。这就是用户的力量。有的时候,越是简单的道理,越需要自己的亲身实践才能体悟。

  2015年,周鸿祎启动了360的退市回归进程,顺利回归A股。这是基于周鸿祎对360公司发展前途的重要判断:中国市场的海量用户是360发展的根基,回归A股有助于更好地夯实这个根基。同时,基于360公司在国内网络安全领域的强势地位,B端的机构客户也多了起来,一个扎根于本土的360公司,在安全性上能够让这些客户更加放心。

  “争议与无可争议”

  周鸿祎在业界有个外号叫“红衣大炮”,不仅是因为他总爱穿红色上衣,更是因为他敢对自己看不惯的事情大胆抨击。外界对周鸿祎的评价多是好斗,可周鸿祎自己却不这么认为,他认为自己只是敢于说出自己看不惯的事情而已。而他做事的底线则是永远不能忘记用户,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用户解决问题。

  周鸿祎他从小性格比较硬,个子小,也很瘦,老受人欺负,但他不会被打服,个性使然。作为70后,周鸿祎们小时候看的多是战争片,多有英雄情结,雄心勃勃地想要“拯救世界”。这些教育现在看起来可能已经不合时宜,但却给周鸿祎的性格注入了理想主义和个人英雄主义色彩。后来,他还喜欢看硅谷故事,喜欢看奥威尔的《1984》,喜欢看《肖申克的救赎》……楚人信奉的“不服周”,体现在周鸿祎身上,就成了互联网圈里不愿意受巨头欺负,不想依附巨头生活的红衣大炮。

  周鸿祎的特点是个性鲜明:他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、职业履历,有对产品的极度偏执,有对团队的苛刻要求,有对产品市场化的商业天赋。他对计算机的崇拜、对自身天赋的挖掘,让他早早发现自己最擅长的事情,并不断坚持下去。他非常幸运,诞生在充满机遇的年代,经历了从计算机到互联网的全面发展,让自己的创新与创业热血得以发扬。他率直,纵使得罪诸多同行也不惜大胆讲话。这么多年来,周鸿祎一直在自己最爱的互联网领域不断深耕:360安全卫士、浏览器、手机助手、360搜索、……此外,沿着构建自身生态的逻辑,360还在金融、投资等领域持续拓展。

  2017年,网络上出现一篇爆款文章《人民想念周鸿祎》。作者借助对周鸿祎的想念,表达了对“红衣大炮”近年低调不发声,而国内互联网各领域都已被巨头占领、阶层逐渐固化的感叹,引起广泛关注。周鸿祎回复称,安全是360安身立命之本,自己潜心在做事。同时,创业者们不需要担心格局固化,互联网的发展不会一成不变,创新者总会打破格局。他坦承,“我没有建立什么帝国的心,我一直保有一颗创业者的心态,聚焦自己的方向,建立自己的核心竞争力。”

  这点,或许正是周鸿祎最大的魅力,也是他诸多争议中,最无可争议的地方。

文章来源:DoNew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